您的位置: 首页 >   >  调研报告

广陵:婚姻家庭纠纷调解机制的现状和出路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来源:扬州市广陵区妇联办公室  (评论0条)

婚姻家庭关系是基础社会关系, 婚姻家庭和谐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和前提。当前, 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历史时期,传统婚姻家庭观念和稳定性受到冲击, 相关矛盾纠纷易发多发, 有的甚至引发刑事案件乃至重大命案, 严重损害家庭成员权益、影响社会和谐稳定。为进一步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 做好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 现就以下几点做出说明。

一、家庭纠纷现状

(一)离婚率不断上升。

2017年各级民政部门和婚姻登记机构共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063.1万对,比上年下降7.0%;依法办理离婚手续的共有437.4万对,比上年增长5.2%。60周岁及以上人口自2005年以来快速攀升;离婚率已连续16年持续上升;结婚率则从2014年开始下降。离婚对象越来越年轻化,夫妻双方对待婚姻的态度轻率,闪婚闪离、冲动离婚的现象时有发生。

1. 双方相处时间短即步入婚姻,离婚率比较高;2.双方结婚年龄较短,离婚率较高;3.同等年龄但是独生子女的,离婚率较高;4.提出离婚诉讼的女性高于男性。

男方提出离婚的主要原因有:性格不和及无感情基础、经济纠纷及对当前生活不满;而女性提出离婚理由:丈夫虐待妻子、性格不合、丈夫有外遇及经济纠纷

(二)家庭纠纷种类多。

家庭成员经营婚姻家庭的能力缺乏,家庭成员间缺少交流沟通,感情淡化,家庭成员特别是80后、90后,家庭责任感缺乏,沉迷赌博或网络游戏、婚外恋、家庭暴力等情况时有发生。此外,因经济利益矛盾产生的家产纠纷和因赡养老人、抚养教育孩子的家庭纠纷也不断增多。

(三)家庭暴力问题突出。

近几年,从县妇联接访情况来看,家庭暴力纠纷在婚姻家庭纠纷中的比例居高不下,占60%左右。家庭暴力的发生范围不断扩大,不同年龄阶段的家庭都有发生。家庭暴力的形式也不仅局限于身体暴力,还包括冷暴力、语言暴力。例如家庭暴力,荷花池社区去年就调解一户居民关于家庭暴力情况。小区居民XX父亲患癌症去世,因看病欠债,自己工作不稳定,打两份工且工作辛苦,妻子唐丽从生孩子后一直未工作,夫妻经常吵架,甚至动手,黄伟提出离婚。妻子XX来到社区寻求帮助,经过社区工作人员调解后妻子XX同意找工作分担家庭压力,丈夫XX同意不动手打人。

二、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做法

(一)健全机构,积极构建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格局。

从基层做起,社区成立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社区主任、书记担任,成员由调解工作人员以及妇联工作人员组成。荷花池社区就有正予工作室专门关于婚姻调解家庭纠纷类问题。指导和参与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有效地预防和化解婚姻家庭矛盾,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促进家庭和睦平安、社会和谐稳定是每个基层工作者的义务,亦是妇联维护妇女权益的义务。

(二)调防结合,全面营造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氛围。

一是深入开展法律宣传活动。充分利用“3.8”妇女维权周、“11.25”反家暴日、“12.4”法制宣传日等重要节点,走进村(社区)、走进家庭,积极宣传《妇女权益保障法》《婚姻法》《继承法》《反家暴法》等法律法规,深入开展特色鲜明、生动活泼、形式多样、群众需求的学法守法活动,引导广大妇女群众和家庭成员树立现代法治理念,提高懂法用法水平。二是深入开展矛盾排查活动。县、乡、村三级联动,对涉及婚姻家庭纠纷、赡养、抚养、继承、家庭暴力引发的家庭矛盾隐患进行拉网式排查,做到婚姻家庭矛盾纠纷“早排查、早发现、早预警、早调解”,以“小家”的平安促进“大家”的稳定。三是深入开展典型示范活动。把“五好文明家庭”、“最美家庭”评选与“平安家庭”创建工作结合起来,通过广播电视台、新闻网等新闻媒体,广泛宣传“最美家庭”感人事迹,通过典型示范,引导妇女和家庭在参与中接受家庭美德教育,鼓励广大妇女及家庭成员崇德向上、求善求美,正确处理好婚姻家庭纠纷。荷花池社区就有律师每周二9点到10点半专职办公,为了需要法律援助的居民、家庭进行有效咨询讲解,确保法律进社区,提高社区居民懂法意识。

(三)充实队伍,不断提升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水平。

例如社区设立调解员1名、妇联工作者1名、协助工作人员2名。通过妇联干部、民政工作者、法律专家、心理咨询师和婚姻家庭指导师等牵头,招募巾帼志愿服务者参与婚姻调解,通过建立微信群,定期学习分享,交流调解心得。

三、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一)婚调组织机构建设不全。

虽然成立了县婚调委,但乡镇、村(社区)婚姻家庭纠纷专业调解组织还没有建立;乡镇的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主要由乡镇妇联主席、司法所人员承担,村(社区)的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主要由村(社区)妇联主席、综治专干承担。他们往往身兼数职,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参与婚姻家庭纠纷调解。

(二)婚调队伍专业素质不高。

社区虽有调解员队伍,但兼职的多,专职的少,且大部分是妇联干部,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在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主要靠平日积累的调解经验,以说情讲理为主,缺少法律等专业知识支撑。

(三)婚调资源力量整合不强。

没有真正实现资源共享、联调联排,各部门婚调力量到底怎样组合,各自重点在哪里都不明确,致使家暴案件的处理效果不尽如人意。尤其是《反家庭暴力法》颁布后,部分基层民警仍然把家庭暴力作为“家务事”,接到受暴妇女报警后以家庭矛盾为由推脱或者直接让其找妇联组织。

四、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的几点建议

(一)加强衔接联动。

请区政法委牵头,明确公、检、法、司、民政、妇联等成员单位在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中的各自职责。定期召开联席会议,交流调解工作及统筹协调解决工作推进中协调联动、效力衔接等问题,并制定相关制度,确保各项工作落到实处。加强110报警服务平台、12345社会求助服务平台、12338妇女维权服务热线对接,及时分流、引导婚姻家庭纠纷调处。

(二)深化宣传教育。

要通过召开会议、发放宣传资料、媒体宣传等形式,加强家庭法律法规宣传教育,宣传工作中好的经验做法和成功典型案例,倡导夫妻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敬老爱幼,互助友爱,维护平等、和谐、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引导广大群众树立“家庭有矛盾先调解”的理念,为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工作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

(三)强化队伍建设。

选聘具备优良道德品质、相关专业知识、调解工作经验、职业资格认定的人员担任调解员,建立专兼结合、优势互补、结构合理的调解员队伍。各级建立婚调员数据库,数据库人员由个人自愿申请,经各级司法、民政、妇联共同审核通过后才能加入。加强调解员教育培训,通过专题辅导、案例研讨、业务竞赛等形式,提高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员队伍专业化水平。

五、调解机制作用于婚姻家庭纠纷的独特价值

调解制度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从革命根据地时期就有了调解初始样态,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逐步形成了以诉讼调解、行政调解和人民调解多种形式并存的调解制度。在法治时代,调解非但没有过时,而且在纠纷解决机制多元化理念之下,受到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的肯定。婚姻家庭纠纷因其自身特点,适用调解,不仅必要而且优势独特。相对于裁判离婚而言,调解对于解决婚姻关系争议的独特价值在于通过调解使婚姻当事人之间的冲突能够得以解决,其结果无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双方矛盾得以缓解、重归于好。二是通过调解,达成协议离婚。协议离婚与诉讼离婚相比,是一种比较自由合理的离婚方式。

一是应当在坚持调解作为高婚前置程序的基础上,将调解程序的强制使用扩大到所有的婚姻家庭诉讼案件当中。以民事诉讼法修改为契机,完善诉讼调解制度,实行调审分离,建立家事调解的程式,规范司法调解,强化调解意识,提高调解能力创新调解方法,倡导调解艺术,建立和完善解的激励机制。严格再审制度,强化调解的独立性,改革调解方式,优化婚姻家庭案件司法解决的社会效果。二是积极发挥民间调解机制的作用.以法律形式明确民间调解机制运行当中形成的民间协议的法律效力,安现诉讼调解和人民调解的有效互动链接。实行人民调解员资格准人制度,赋子民间调解法律上的公信力。

标签:  婚姻   婚姻家庭   家庭   纠纷   调解  
首页 |   |  调研报告  |  保存Word |  打印 |  关闭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